澳门赌场攻略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全国信息联播

从土里刨食到地里淘金:洞庭三代人的“农机梦”

日期: 2018-11-09 10:51 作者: 记者史卫燕、陈梦婕、周勉 来源:新华社 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  新华社长沙11月8日电题:从土里刨食到地里淘金:洞庭三代人的“农机梦”

  17岁的龚玉姣站在收割机上,威风凛凛。眼前是广袤的金黄稻田,她拉起油门,推上操纵杆,机器仿佛被施了魔法般前后左右高速移动,把一颗颗沉甸甸的稻米悉数收入囊中。夕阳西下,她身上鲜红的套头衫成为洞庭湖平原黄灿灿“地毯”上最打眼的点缀。

  龚玉姣的父亲龚雪平站在田边,凝视着这个让自己骄傲无比的女儿。十年前,他想都不敢想,自己真的能从地里淘出“金子”,更不会接受自己的女儿继承祖祖辈辈的衣钵成为“种田人”。

  龚玉姣出身于湖南省益阳市洞庭湖畔一户传统农家,从她有记忆起,爷爷和父亲每天就是起早贪黑,卷起裤腿下地。即便辛勤劳作,在名满天下、肥沃丰饶的“鱼米之乡”,一家人只是个温饱。

  如何从土里刨出更多的粮食来?是龚家“当家人”考虑得最多的问题。

  1985年,一家子凑了2000多元买下一台耕田机。那一年,龚家不仅把自己家的田种好了,也帮周边乡里乡亲100多亩地“服务”了。乡亲们为了表示感谢,每亩地给了些“服务费”,一算,本钱也回来了。这是他们第一次尝到农机的甜头。

  可惜好景不长,用了3年,耕田机坏了。玉姣的爷爷望着一堆废铜烂铁直叹气,“机器还是没有人力行啊!”。

  龚雪平从小就跟着父辈下地种田,夏季“双抢”、冬修水利苦不堪言。有一天,洞庭湖平原突然刮起大风,晒谷坪里谷子上的油布飞了起来,家人见状赶紧跑上去拖住油布,结果人都卷起来,差点受重伤。

  眼看着家里的四亩土地换着花样也种不出金子,龚雪平另谋生路。1996年,听说附近开了一个大型农机厂,他去看了看,着实被琳琅满目新奇的机器晃晕了。他买台手扶拖拉机,给周边地区农民运输厂里的农机。

  “这样一来,我帮家里增收了,也看着乡亲们在农机的帮助下劳动负担减轻了,收入增加了,但‘金子’还是没有看到。”龚雪平说。

  2008年,在全国著名的“兰溪米市”所在地益阳市兰溪镇,龚雪平接触到一位种植了3000亩地的“大户”,他这才知道,土地可以大规模流转。

  龚雪平一下茅塞顿开,土地流转过来,农机解决了劳力问题,自己完全可以放开手脚搞。

  从一开始“试水”30亩,逐渐扩大到现在的1600多亩,年收入近百万,龚雪平成了远近闻名的名人。很多人前来取经,忙碌的龚雪平只有一句话“主要是赚设备钱”。

  旋耕机、插秧机、收割机、拖拉机、烘干机、植保机……龚雪平在政府组织的种粮大户培训班、水稻全程机械化使用培训班上学会使用的农机的种类,掰着指头也数不过来。以前累死累活都种不过来的地,现在轻松可以种出好产品。

  “先进的农机技术,政府的好政策,让我这个‘泥腿子’真的从土里种出了‘金子’。”龚雪平说,除了种好自家地,还有了两个农机合作社、一个农产品品牌、一个家庭农场、一个农业合作社,靠着优异的农机服务,在种、收、销等环节为乡亲们提供一条龙服务。

  益阳市农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益阳各类专业大户发展到4.6万户,家庭农场4272家,农民合作社5081个,像龚雪平这些种田人中的“佼佼者”不仅帮助自己和周围农户致富,也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。

  今年,龚家花了8万元购置了一台无人植保机,但会操作的人太少,出了高价也请不到人来使用。从小就对使用农机表现出超常天赋的龚玉姣一声不吭,自己扛着行囊到几百里外的培训学校学习一周,把“机长”证书带回来了。这让父母乐得合不拢嘴,她也成为父亲眼里的农机“接班人”。

  “谁说女子不如男?在农机这件事情上,我敢和任何一个男子比赛。”龚玉姣现在被称为洞庭湖“农机女王”,名气比父亲还大。她计划年底参加中国农机手大赛,和国内所有经验丰富的“农机高人”一比高下。

  “我要去北京拿名次!”站在农机上,龚玉姣边笑边朝父亲喊着。脚下,金黄的“稻路”正向天边展开。